24床戏九 (中)

+A -A

  对于十月的巴黎来说,太阳是奢侈品。

  人说巴黎是“动感之都” 、“浪漫之都”,可巴黎之美,既美在动感和浪漫,更美在她的宁静。花园里淡淡的雾气中透着绿,虽然不敌春曰般娇嫩,但却仍有郁郁葱葱的余味。

  裴奕坐在花园里长椅上,仰首可见大朵大朵如棉花般盛开的云,游荡在低矮的楼房中,形态各异,仿佛伸手可及。塞纳河边的云总是那么低,低得仿佛要吻上你的唇,亲切得渴望着你。

  他侧过头看着坐在草地上的林白杨,她蹲在草地上,小七星穿着小比基尼泳衣在充气水池里扑腾。林白杨扶着她,小心翼翼的靠在池边怕她栽进水里去。两岁的小七星已经会走路了,她不喜欢大人拘束她的手脚,挣脱林白杨的手,自己在池子里迈步,一不小心滑到坐在池子里,林白杨惊呼一声赶紧去抱,没等她伸手勾着,小七星又摇摇晃晃站起来继续走。

  林白杨甩了甩手上的水,冲裴奕道,“看小七星走得多稳。”

  裴奕嗯了声,“小朋友都喜欢玩水。”

  林白杨对小七星格外有耐心,有时候小七星的撒娇哭闹把阿姨都折腾的暴跳如雷,可林白杨总能拿出十二分的温柔和耐性,把小七星哄得安静下来。

  林白杨坐在裴奕身边,靠在他的肩膀上,问“那两个女人现在怎么样了?”

  裴奕知道她问的是韩若诗和安卉,“退学回国了。”

  林白杨哦了一声,“那债呢?”几亿元的债务对任何人来说,都是天方夜谭的数字。

  裴奕轻笑,答,“那家赌场是雨辰家开的。只不过是一个口袋的钱装到另外一个口袋去而已。王子聪对自己的女人,还不至于小气到那份上。”

  林白杨这才想起来自己也输了不少,坐直身子问,“那我输的呢?”

  裴奕揉揉她的头发,“当然是小爷我替你还的。 ”裴奕笑着看她着急的样子,“怎么办?好大一笔钱啊,你怎么还我啊?”

  林白杨皱着眉,“就凭咱俩关系这么好,谈钱多伤感情啊。”

  “你说说看,咱俩啥感情啊?我怎么觉得还是谈钱

  html/0/70/" title="契灵剑仙 ">契灵剑仙

  实在一些啊。”

  林白杨皮厚无耻,腆着脸,拉着裴奕的手臂直晃,“嗨,咱俩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感情那可是苍天为证,日月可鉴。”

  裴奕憋着笑,问,“感情是感情,钱是钱。感情再好也不能影响还钱不是?亲兄弟还明算账呢。”裴奕看林白杨瞪着眼睛,气鼓鼓的,恨不得把她按在怀里好好亲亲。可他存着心想捉弄她一回,故意板着脸问,“你说说,该怎么还?”

  林白杨也知道裴奕在和她开玩笑,低眉好像在认真想还钱的办法,故意闹着玩,答,“要不我把自己抵给你还债吧。”眨着两双大眼啪啪两下看着裴奕。

  裴奕嘴角上扬,“那小爷我就勉强答应了吧,不过你站起来转几圈我看看,小爷先验验货。”

  林白杨心想你小子在床上都不知道验过多少次货,现在还摆谱。不过两人就这么闹着玩,林白杨也真站起来,在他面前转了几个圈,还故意扭扭小腰,撩撩裙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这个修士很危险龙王殿豪门战神修罗武神医圣传承寡嫂重生之战神吕布神医弃女:邪王霸爱小狂妃校花的贴身高手超级寻宝仪
穿越肉文之日后再说 24床戏九 (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