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床戏八 (下)

+A -A

  林白杨抱着小七星在厨房琉璃台前冲牛奶,曲恒枫站在旁边,手肘撑着琉璃台上,上下打量林白杨。

  这个世界太小,也太疯狂,林白杨前世今生的阅历也无法提供她足够的应对现在这个场面的办法,她一言不发专注地摇晃奶瓶。

  曲恒枫故意摸着额头,唉哟叫出声,“老子现在额头还痛着呢,不知道是哪个疯子打的,下手真狠。”

  林白杨转个身,把奶粉罐放回柜子里。当年阿姨结婚时,因为姨夫是二婚且位居高官,担心落人话柄、受人弹劾,因此婚礼办得很简单。林白杨和妹妹没有去参加,也没见过两个表哥,直到今天林白杨才知道二表哥就是曲恒枫。

  一表三千里,何况是没有血缘关系的“表哥”,林白杨瞅也不瞅他的伤口,抱着小七星往客厅走。

  曲恒枫伸出长腿,架在椅子上,拦住她,“你怎么认识楚可儿的?”

  小七星饿了,哭起来。林白杨赶紧搂着哄,试了奶温就塞进小七星的嘴里。

  曲恒枫一听小七星哭声,把腿放下来也要凑过来看。林白杨推开他,“一边去。”

  照顾小七星的保姆家里有事,不能跟着来巴黎,孩子又认生,再请保姆怕也不适应。林白杨大龄女青年也有些年头了,带孩子的耐心和本事还是有些的,小七星一到她怀里就乖乖的不哭不闹了。

  阿姨虽然结婚生子了,但是平时孩子都是保姆带,自个还是爱贪玩。这不晚上刚到家,放下行李和林白杨打个招呼,就跟着夏洛克出门玩去了,留下林白杨和曲恒枫看着小七星。一晚上曲恒枫都在纠缠为什么她认识楚可儿这个问题上。

  小七星喝完奶迷迷糊糊犯困,闹着要睡觉,哭哭啼啼撒娇。林白杨抱着她到花园里,一边摇晃一边轻声唱歌,管它哪个国家哪种语言哪个类型的歌,林白杨都把它哼了一遍,才算把小七星晃睡着。夜晚的花园带着白天的热气,混在微凉的风中,吹得人微醉,夜来香的气味偷偷捎在晚风上,飘出很远。林白杨侧着脑袋,长发散在肩膀上,偶尔几根发丝随着风的节奏飘动。

  林白杨抱着睡着的小七星转身,曲恒枫站在她身后靠在门边不知看了多久,见林白杨回头,他尴尬的咳了声,说,“我说小疯子,没想到你当babysit也那么熟练啊,我还以为你只有打架发疯才厉害呢,”他讥笑道,“该不会是你和那天那个男生已经有私生子了吧?”林白杨懒

  html/0/393/" title="陈家妖孽 ">陈家妖孽

  得搭理他的胡言乱语,从他身边走过,可曲恒枫还拉着她不放,一个劲的问,“难道是真的?我说对了吧。你不说话就是默认了哦。”

  林白杨眼一瞪,“你要不闭上嘴,当心再挨揍!”林白杨好不容易才把小七星哄睡着,就怕被曲恒枫的大嗓门吵醒。

  曲恒枫忿忿不平的嘀咕,“要不是你们组团来打,如果是一对一的决仗,肯定是我赢!五个打一个还好意思说。”

  等林白杨把小七星放到阿姨房间的床上,盖好被子关上门时,曲恒枫还在耳边絮絮叨叨,“你说你男朋友可真不要脸啊,五个打一个还好意思下那么重的手。到最后发现是误会,居然连声道歉也没有,真是太过分了。”

  林白杨真是烦透了他比老太婆还要唠叨的性子,挥了挥拳头在他眼前晃来晃去,警告他shut up!心想老娘总算体会了一把当年在唐僧手下打工的孙猴子的感受了。

  -----------------------------------------------------------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这个修士很危险龙王殿豪门战神修罗武神医圣传承寡嫂重生之战神吕布神医弃女:邪王霸爱小狂妃校花的贴身高手超级寻宝仪
穿越肉文之日后再说 22床戏八 (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