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床戏三 (上)

+A -A

  林白杨晚上做了个梦,梦里裴奕和她卿卿我我,转身就和女主把她推下悬崖。

  惊出一身冷汗,林白杨坐了起来望着窗外,外面的雨还在下,拍打在窗户上争先恐后的滚落下窗台。墙上的钟指向六点,外面还是灰蒙蒙一片,秋季的朝阳总是爱在人们久等之下才迟迟出现。

  林白杨打着赤脚下床翻箱倒柜的把衣服都摆在床上,再从衣帽间拎出一个大皮箱,把东西分门别类塞进箱子里。钱包、钥匙、卡、现金,林白杨把不能落下的东西都收拾出来,连鞋子都勉强塞进了四双。

  等到工人阿姨在楼下喊早饭好的时候,林白杨已经把皮箱拎到客厅了。夏米从楼上下来,看到一个大箱子,吃惊道,“达令林,你这是要去哪里?”

  林白杨当然是要逃跑,与其在这里等着和裴奕拍满十场床戏,还不如早点溜之大吉,让他一个人唱独角戏去吧。只要在一定的场景遇到裴奕,任何反抗的举动都是无用的,只能像个被定身的人偶一样按照情节让他肉来肉去。结局都是注定的,女配是不是用来疼爱的,而是用来炮灰的,趁现在还有点人样,还是赶紧在没有变成灰末之前从这主线肉文中逃跑吧。

  “我去巴黎,”林白杨坐在夏米对面,把麦片倒进热好的牛奶里搅拌,“中国来的老同学来巴黎旅游,我去找她们。”这话半真半假,老同学到巴黎来是两个月以后的事情。

  “哦,原来这样,”夏米直肠子,没心没肺,“那你啥时候回来啊?”

  “差不多新索邦大学快开学了,”林白杨把曲奇饼干推到夏米面前,“得等到下个学期放假再回来了。”

  夏米也不再多纠缠这个问题,“对了,”他指指楼上,“夏洛特怎么不下楼?”

  “甭管她,让她多睡会,”林白杨咬牙,“她昨晚喝多了,等会醒来你记得让阿姨给她做点醒酒汤。 ”

  “嘿,真是酒鬼,”夏米笑着说,身子越过餐桌靠近林白杨,“林,你说要是叔叔不把地下室酒窖的钥匙藏好,现在会不会被她偷喝光了?”

  “有可能。”林白杨咽下最一口,起身,“对了,别让她开车了

  html/0/252/" title="从白领到总裁 ">从白领到总裁

  。”

  夏米嗯了句。林白杨不放心,在门口转身又吩咐,“千万记得,别让她碰车。”夏米摆摆手,表示知道了。

  林白杨拿着钥匙到屋子旁边的车库,最角落里的香槟色的保时捷小跑是她专属驾座,绕着车转了一圈,仔细检查了车况,车胎、后视镜、车灯都ok,启动车子却发现点不着火。林白杨试了几次,气得拍了下方向盘。

  等林白杨转身回楼上保险柜取别的车钥匙时,发现保险柜打不开了,密码出现程序混乱,得打电话到英国请人来修。至少今天是别指望把钥匙拿出来了。

  林白杨就不信这邪了,从庄园顺着西圣乔大道往南走,坚持两个小时就可以看到一个站台。林白杨撑把伞,费劲的把行李拎下台阶。

  夏米不知道林白杨怎么了,外面下着雨,她单薄的身子两只手抓着箱子,用脖子夹着伞往外走。“达令林,你去哪?怎么不开车?”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这个修士很危险龙王殿豪门战神修罗武神医圣传承寡嫂重生之战神吕布神医弃女:邪王霸爱小狂妃校花的贴身高手超级寻宝仪
穿越肉文之日后再说 4床戏三 (上)